长(常)悦

一个文手。脾气很好。(大概)

还是悄咪咪的混个更(2)

#戏丑系列#

#据说百戏成触#(23/100)

#舞者设小少爷#

#内含私设,有自己的设定联动#


夜晚的酒吧是喧嚣的,也是安静的。


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停留,散发着温暖的气息,模糊了暖黄灯光,店内的氛围晦暗不明,带着不愿为人所知的旖旎。


舞者就在此时登上每日都要走上的舞台。


墨鸦翎羽般发丝经过不知道多少遍折腾也绝不柔顺垂在肩头,光线洒落宛若星辰坠落于发间,嘴角微扬,笑的有些孩子气般的狡黠,一袭黑色舞服,只有袖口和领口处点缀着些许亮片,白皙的脖颈宛若天鹅颈微弯从领口处延伸,牵扯出些许锁骨曲线,整个人看上去脆弱纤细,如同蝴蝶一般,轻轻飞过拥闹的人群,落在视线中央。


音乐穿过黑暗和人声,流淌在空间里,悠扬,婀娜,浪漫,又多情怀柔,似是听见信号般原先放松的身体挺直,又在下一刻失去支撑般疲软,灯光在袖口的亮片微微闪烁,伸出的手如同面点师傅手中的面条,又如同黑夜中倾泻而出的阳光,柔软而不失力量,微微阖眸不去看台底下众人全心投入这段舞蹈中,高跟鞋鞋跟尖锐纤细,在舞台上轻踏转身,上半身失去力量似的下折,指尖随着动作黑色绸缎面上划出暧昧的弧线,宛若海面起伏翻涌的波浪,袖口微微滑落露出一截腕节,双臂从身侧坠落如同鸟雀折断羽翼,胸膛却骄傲挺起,脚步交错,原地转身,散落在发间的星辰滑落成星线刹那夺目,唇角的弧度诱惑而危险,脚步攸的踏进又瞬的远离隐藏在阴影中面容看不真切,若即若离,宛若妖精。


音乐消失,灯光熄灭,再一次亮起的视野中已经失去了舞动的身影,就像妖精回到妖精之国一般消失不见。


人群躁动了一番又恢复了往日的热切,喝酒抽烟高谈阔论,肉体聚集所产生的热量又萦绕在室内,在天花板盘旋变成雾气朦胧了窗外透入的月光。


褪去紧身的舞服,拭去略显苍白的妆容,懒散的靠在橡木吧台上,墨鸦翎羽般发丝垂在肩上,微微偏头,弯眸轻笑似乎心情极佳,


「调酒师,请来一杯Chocolate martini抚慰我吧亲爱的♡」


悄咪咪的混个更

#是文,胡言乱语系列。#

#梗源昨天乱七八糟的梦境#

#论皮小少爷的和小少爷互换身份会发生什么#

#欢乐沙雕向,极其丑陋ooc短打#


好吵,接近醒来的第一个自主意识窜入脑海带给自己的反馈便是如此,又有宿舍检查的人来扰人清梦么……意识逐渐脱离混沌眼皮微动睁开双眼映入眼底的是一双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琥珀色眸子,


啊啦,医生?等下为什么你会在我寝室,这不是女生寝室吗?哎不对这好像不是我寝室……这好像是……伯伦希尔第三开发部地下部分?!那那我现在……


借着医生眼镜的反光我认出了那双眼睛,任谁看一眼仿佛灵魂也会被吸入的黑色双瞳。


啊呀啊呀看样子我变成小少爷了么?这可倒是……深得我心啊。


“小少爷……?”耳边声音倒是有些陌生,想想也是没听过医生的声音的,借着人手站起来,现在正在做义肢实验?唔小少爷这个时候会说什么?可不要露馅啊……


“我没事啦医生……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哦!”眼前人的眉心微皱没有舒展的迹象,不会说错话了吧?我是按台词来的啊。

“给我看看痛感数值……太高了,降到这个数值的一半。”

“永……永乐你这也太严格了,灰羽都说没事了……”

“他骨折都说没事,马上改过来,不然下次不让你们用灰羽做实验。”

“好……好吧。”


看着眼前人像漫画里一样要求研究员修改数值,老实说看着自己喜欢的角色活生生的在眼前活动起来这大概是不少人梦中才会出现的情景了,嗯,果然是梦吧,那就让我多做会儿。


“小少爷,今天麻烦你了。”取下痛感数值测量装置,一旁研究员分析着得到的数值,抬头带着些许歉意的微笑的说着,“那就多买些巧克力奶吧☆”自如露出一个微笑走向站在一旁的医生,“医生我累死啦……”一边说着挂在人身上,“我知道你一点事都没有,快起来。”虽然这么说还是扶住了真是不坦率呀医生,眼前出现了“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奶,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接受啦,反正是个梦?


接下来都没有其他的实验,这可真无聊呢,毕竟骨子里我和小少爷一样都是喜欢刺激的呀,医生为了我的身体考虑许多实验都不允许我参加,这样虽然安全很多但真的好无聊啊……


趁着医生没注意我遛去了其他科室串门,无意间发现某个科室正在进行机械臂的测试,唔看上去很酷呢。


在我的要求下他们给我装上了机械臂,因为加装了武器的缘故所以有些沉重,但是听着这个机械臂的一些功能倒是让我眼前一亮,好像很有趣呀我亲爱的。


“医生医生你看看我☆”医生投来一束疑惑的视线,我轻轻按动机械臂上的旋钮,我的手突然分裂成机械爪状,中间部分燃起幽幽的暗红色光芒,依旧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模样,终于被我吓到了吗医生?


貌似是我猜错了呢,被抓着去找研究所的人“兴师问罪”的路上这样想着,毕竟没有经过允许就……


“你们谁给小少爷装的机械臂?小少爷玩的很开心,值得表扬。”


嘻,我就知道医生你很没原则嘛♡


孑然妒火的音乐轻柔的缠绵的响彻耳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按掉闹钟,习惯性抬腕看一眼时间,


咦,怎么过了一天,不是二十一号么?


从床上猛然坐起只觉得浑身肌肉撕裂开来般疼痛,呲牙咧嘴的揉揉手臂感慨自己昨天是做了什么,视线落在仍未熄灭的手机屏幕上,


嗯,有新的便签录入?我什么时候写的……这是?


借用了一天身体的小姐你好呀☆


哦呀老实说我可真是被吓了一跳啊醒来居然在一个女孩子身体里什么的,还以为医生又拿我做实验了呢还是失败了的那种,开个玩笑啦不要介意噢亲爱的,不过看了一眼备忘录发现是个单纯的大学生小姐呢,貌似还有着扮演别人的喜好,好像扮演的是我?是个很厉害的小姐呀♪这可是真实的夸赞呢。借用了你一天的身体还按照你的课表去上课扮演了一天的你,想着如果你醒来忘记了这件事让人感觉有点小小的遗憾呢,所以写了这条便签☆不要忘记我呀亲爱的小姐,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来找你玩了呀。


                          来自灰羽


不是吧……不过,我也没有拒绝啦,小少爷。


晚安啦。













极其糟糕的产物……混个更证明我还活着,我爱小少爷。


人设

〖人设格式〗

『宝石名』:褐钻

『音译名』:布朗·缀瑞尔

『年龄』:4000岁

『外貌』:褐色丝状短发妥帖剪裁堆在头顶,同色的眸子隐藏在特制的眼镜后看不清眸底情绪,鼻梁微挺,薄唇微抿成一条下垂的曲线,一袭黑色夏装外罩白大褂,随身携带超大块白布和黑色短手套以及装有黏胶白粉的小罐。

『性格』:性子冷淡,似乎没什么可以引起他的兴趣一般,不爱多话,只有面对身为搭档的黑钻时才会开口,对同伴的断裂面有着不为人知的痴迷嗜好,较比守护伙伴不被月人掳掠,他更喜欢欣赏伙伴被月人击碎之后阳光停留在碎片上的光泽,战斗力很强,可以一个人解决一队月人。

『职业/搭档』:医生兼职巡逻组,搭档是卡邦那多黑钻

『简介』:八百岁的时候接任医师,可能因为能力太强而大多数人已经忘记了前任医师是谁,某次去绪之滨搜寻材料的时候遭遇了月人偶遇了黑钻,“哎呀医生,一个人来绪之滨嘛~也不怕被那些家伙带走吗~”被这样说着之后成为了搭档,虽然是个时时刻刻都在给别人灌毒鸡汤的搭档,但战斗力真的很强——by褐钻。

『武器』:黑钻的原石材料制成的长刀,不常用。

〖能力数值〗:

『硬度』(攻击力):10

『韧性』(防御力):中

『技巧能力』:4

『速度』:3

『反应能力』:快速

『综合数值』:S

『其他』:只在乎小少爷,只在乎小少爷,只在乎小少爷。

事后的ta(1)

这边是《小绿和小蓝》的乙女向,第一次写,磨皮未全点入需谨慎,ooc算我的,如果能接受,请下翻。





1.灰羽.ver (就算顶着被医生杀了的目光我还是写了……我小少爷是攻绝对没问题!!!)

哦呀哦呀,总算是醒了吗亲爱的~看你睡着总是很想给你突然来一刀~♪因为你睡的很香甜很满足的样子呢~哎呀我开玩笑的,不要露出那副表情啦~我不会对你做这种事的哦,毕竟我们昨天晚上才有更加亲密的回忆,嗯?为什么又脸红啦亲爱的,还真是有趣的反应呢,好想让医生解剖试试看,做成标本的话现在这种表情也可以被定格吧~好了,快点起床,给我泡巧克力奶哦~

2.永乐.ver (说真的医生真的不是抱着把对方做成标本的想法才和对方()的吗……)

醒了吗啧,看样子这次药的剂量不够么……嗯?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过是我的目标而已,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多余的感情吧?(小少爷除外)那还真是抱歉打破你的幻想,就算昨晚和你有了你所谓的实质性突破,对我来说那不过是为了取得你的信任的手段而已,我的目的?(笑)我之前就说过了吧,我很喜欢你的手,你的手很美……嗯,偶尔也想听见求饶的声音,和安静的取人生命不同,可惜,这并不会让我放了你,你的手,我会制作成标本,好好保存的。

3.小绿.ver(随心所欲撩……)

嗯……醒了吗?看你睡得很香的样子所以没有叫你起床,怎么了?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毕竟昨天都已经全部看过了,是个很棒的夜晚呢,哎呀脸更红了……还真是可爱。嗯?为什么这么问,我可不是那种到早上就会不见的人哦,(笑)所以不用担心,起来吧。

4.小蓝.ver(这个好难……怂蓝怎么……)

早……早上好!我嗯那个……那个,虽然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但是昨天晚上貌似我们突破了禁忌线(声音越来越小)……不不不过我我我我我……我会负责的!应该……也许……大概吧……我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我……我……(弱气)抱抱歉……

5.机绿.ver(停车!!!!!!)(此为特殊情况请勿当真……毕竟小机器人并不是性用AI)(ooc偏黑了的机绿)

早安。露出那样的眼神,是因为我昨晚弄疼你了吗?我很抱歉,但我的身体是你制造的,我是你的,按道理,你也应该是我的才对,因为我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的管理员,也是因为你这个人,我就是很喜欢而已,那种情绪,应该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占有和嫉妒吧,我想要完完全全拥有你,我喜欢你,是这样吗?我不想看见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所以……我一定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如果ta在你身旁(1)

是糖是刀自取,喜欢的都是小天使,能接受的下翻。

1.紫萤石.ver

开学季,适应了一年的大学生活(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好歹看了不少书哼)你也要开始履行身为前辈的职责,比如帮新生儿引路,拎东西,帮助那些刚进大学的小鬼们摆脱迷茫,社团(这是什么组织下次跟我说说)纳新各式活动都堆积在了开学最初的时候,你本来只想悠闲度日却刚好赶上社团人事变动,在社团里待了一段时间又有些资历的你便被拉上了台面,你又是个极其认真的人,凡是交代给你的任务都尽职尽责地想要做到完美,虽然前辈以及后辈都觉得你很可靠,值得信赖,却没人知道你经常通宵熬夜,有的时候连饭都不吃,这怎么可以,古代生物没有充足的睡眠和饮食是会消减的,不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我可不会再管你了!而且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线,身体是自己的赶快睡觉去——什么?你说我没资格说你,我也一样?嘁,我跟你们这些古代生物不一样,快点去睡觉,不然我就像书上说的那样把你网关了——总算去睡了?这才乖啊,晚安,做个好梦。

2.海纹石.ver

今天也很拼命,辛苦了呢。

你在做事的时候神情专注的样子还真是,意外的吸引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然后发现你更多不同的模样,不过一忙起来就没有好好进食和休息,这样是不行的吧?好像你们古代生物不好好吃饭和休息好会很麻烦呢……啊我听芙洛说的啦,但还是要照顾好自己……毕竟你们不像我们,还是会生病什么的吧,听说会很难受,还是不要生病的好,嗯?你说你要为了我照顾好自己吗……欸……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哦,今天很辛苦了,提前一点睡吧,晚安。

3.星光蓝宝石.ver

听说你又揽了一大堆事儿啊,还真是辛苦,要不要哥哥我来帮你啊?直接拒绝?我看上去很不靠谱吗?你这么说哥哥我可就伤心了,好歹我也是星光蓝宝石——喂喂怎么就走了!我还没说完啊……我跟你说啊,哥哥我可是很强的,不要小瞧我哦,叫我别烦你走路?那你走就是了,也不防碍我跟你说话嘛……哎哎哎,别跑啊,你就算跑你以为能跑得赢哥哥我吗——

4.猫眼碧玺.ver(ooc了我对不起凯斯ಥ_ಥ)

学姐大人夜安——今天也辛苦了呢,要我抱抱才会好吗?学姐还真是喜欢撒娇啊(抱)
听说最近是人类(古代生物)的开学季,开学是什么?难道古代生物也有学院吗?欸还真有啊?那学姐大人可不可以带我去呢,求求你啦~我也想看看你们的学院呀——如果对学姐有进一步了解的话,学姐大人就更离不开我了呢(小声)

5.金绿猫眼石.ver

喂,蠢女人,你还要在那台奇怪的东西面前坐多久,还不去休息下?你知不知道你们古代生物的身体很脆弱的,这是芙洛哥哥说的,既然已经听了很多遍就自己照顾好自己啊蠢女人!不要每次都让人担心,上次还感冒了吧?我怎么知道的?蠢女人你不知道我听力很好吗,你打电话说的我都听到了!好了好了,给我照顾好自己,小笨蛋一个。

6.南极石.ver(ooc是我的)

我听老师说了,最近,辛苦你了,我可没有在夸奖你,只是肯定你最近的努力而已,不要摆出那种表情好像得了多大的赞赏一样,你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
不过听说你最近没有好好吃饭,不要试图用“很忙”来搪塞我,我已经听了很多遍了,老师说过,古代生物如果没有足够的睡眠和进食的话自身会消减,咳,我不是关心你,只是老师交待了要关照新人,而且,古代生物是会生病的,如果你生病了会影响工作吧,我可不想让老师过多劳累,所以你自己小心点。

7.金红石.ver(ooc也是我的)

今天也忙的很晚啊,身体感觉如何?

听其他人说你之前生病了,看这个脸色看样子并没有进行好好休养,嗯,我怎么看出来的?我好歹也是一个医生。

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所以不要随便生病。

嗯,脸红了……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呢,让人很想解剖试试啊,开玩笑的,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会解剖你的,噗,又脸红了,果然跟他们说的一样,很可爱啊。












嗯……凑不齐十个实在是其他角色没磨皮(打死自己)食粮愉快。 @文祁  @Summer Bummer  @静初 艾特几位亲妈认领一下。

人生不过一场相逢和离别

喜欢三少大概有好几年了,具体几年我也记不清楚,原谅我这个唐门弟子如此健忘哈哈,一直都记得第一次看斗罗大陆一时,对三舞之间(词穷找不到形容词)的感情,一直可以说是艳羡的吧,不过我一向都相信在当今社会中是不可能存在那样的爱情的,就像我看了长弓威和龙皓晨,我虽然为他们的痴情和执着所撼动,但终究还是不信的,毕竟现在的人,人心太复杂了。

然后我发现我错了,

错的很离谱。

无法去揣测,那个没有木子的夜晚,三少是如何度过的,无法去想象,没有木子的世界,对三少来说会是怎样的灰暗。

人生,真的是不过是一场相逢,一场离别。

喜相逢,悲离别。

(泪水糊屏幕了)

三少节哀,唐门弟子,恭送门主夫人!

就像您曾经说的那样,为了她,您愿意深爱这个世界,请继续,深爱下去。

木子默是化作一颗天上的星星,用另一种方式,继续爱着您。





教师节贺礼

出生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可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碎片掉落的缘故,但依稀记得大概……是一个秋夜,暗紫色光泽在深夜并不起眼,摇摇欲坠的身躯即将跌落于坚硬的岩地,那下场必然是粉身碎骨,所幸在那悲剧发生之前,被接住了。

当有能力睁开眼的时候,入目的是陌生的景色和事物,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爬起,雕刻分离的四肢并不能如愿使用,一不小心便从木桌旁滑落,迎来的不是跌落在地的清脆声,而是一袭黑色衣袍,有些彷徨的抬头,只感觉有一双手抚在头顶,轻声说了什么。

在我开始学习说话的时候,才恍惚忆起那时的话语,“小心一点,你,比较脆弱。”

那时,并不明白,什么是脆弱。

后来,有一次跟前辈们练习战斗方式的时候我才明白,我是萤石,硬度四,的确,太脆弱了。

消沉了很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硬度可以用来做什么,甚至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诞生呢,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硬度强一些,也……更能帮助老师一些。

蜷缩在图书馆最黑暗的角落,暗紫色的头发黯淡无光,隐约感觉有人靠近,抬眸撞见一抹高大黑色身影,“你的意义,你的未来,是靠你自己去寻找的……而非别人轻易定义,硬度并非一切,佩珀·芙洛瑞特,回到阳光里去。”

第一次出战,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虽然埃莫洛德一直在打趣我说我手在发抖,但毕竟还是取得了胜利,您没说话,但从您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欣慰和赞赏。

我回到阳光里了,老师。

您很少出现,按照议长的说法是在待机,不过出现的时候大家总是很热情呐,按照古代生物的说法,大家都爱着老师呢……当然,我也是。

失去埃莫洛德之后,我一度认为我又陷入了黑暗,但或许是我已经长大了,一个人巡逻,也并没有什么,偶尔遇见月人也可以速战速决,只是耳旁少了一道熟悉到觉得聒噪的声音,有些不适应。

在快满两千岁的那个秋天,连同血钻也离开了我们,您示意由我接任医师,其实也是想要保护我,毕竟凭我的硬度,再继续巡逻的确有些危险,我第一次违背了您的期愿,抱着未知名的心情,继续活跃在战场上。

我不想再让人离开您,而我,也绝对不会离开您。

可是我失败了,四千年恍然一世,无数次午夜梦回终究换不回,我还是失去了拉利玛,不可否认,当时我,的确心如死灰。

我换上了他的眼睛,活成他想要活成的模样。为了他,也为了您,毕竟,再让老师担心可不是好孩子呢。

夜风轻拂,带来并不能被嗅到的芬芳,星辰闪耀,仿佛将人溺毙其中,今天据说是古代生物向老师送上祝福的节日,按照习俗应该是要说节日快乐吗?嗯……不太懂嗳……

那么……祝您节日快乐,碳晶老师,今后,我也会一如既往的陪在您身边的,我是佩珀·芙洛瑞特,请多指教呢。















(我在写什么……死了……师母别杀我……其余随意????)

墨白

墨枢×云思霁
(我希望是纯爱小甜饼……大概吧)
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云思霁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存在,“发布任务……任务完成。”他很小的时候进入组织,为了完成甲方的要求而拼命提升自己,手中留下无数人命,一双淡漠蓝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本来,他是杀手也不该将自己情绪流露在外。
黑色的夜行衣和黑夜给了他最好的防护,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房间,面罩下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前便是那个断雪阁墨枢的房间,他不知道断雪阁有多大势力,也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目标,墨枢,今晚在不在房间内,能不能完成任务。任务,便是他云思霁人生的意义所在。
那时的他,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他小瞧了断雪阁,也小瞧了墨枢这个人,那次的任务,是他杀手生涯中唯一一次失利。当时他小心翼翼的摸进墨枢的房间,前一秒昏黑的房间下一秒灯火辉煌,眼前一身白衣俊逸非凡,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手中折扇一合,发出啪的一声响,惊醒了云思霁的神思,看这架势想必墨枢早已等着自己送上门来了,下意识的想要逃跑,但他忽略了一件事,他是在断雪阁阁主面前,逃,逃得掉么?
眨眼间功夫,面容清秀的小刺客便被摘去了面罩,一张仍显稚气的脸庞暴露在空气中,向来淡漠的眸底多了一丝情绪,“放……放开我!”声音仍是少年的清朗,“放开你?呵,你怕是没搞清楚状况……你是来刺杀我的,我把你捆了合情合理,倘若我把你放了……难不成你就不杀我了吗?我可是很爱惜我的这条命的……所以抱歉了,我不能放了你。”折扇轻摇,剑眉微挑,眼前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施施然落座于那檀香木椅上,优雅的叠起双腿,“但我对是谁派你来的……倒是颇为好奇,你若告诉我了……饶你一命也未尝不可。”“呵……打探,你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唔”下颌被捏住,一张俊颜在眼前放大,琉璃色的眸子眸底一片凛冽,“你最好搞清楚你所处的境地……你觉得你保持你所谓的气节又能坚持多久呢,还不如说出来……还你一条小命。”声音轻柔隐含的威胁之意却十分清楚。
是啊……那一次,是败的最惨的一次,败在了他的手里,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回到组织之后,甲方也没怪罪,但后来的日子里,脑海中反而常常浮现那双琉璃色眸子,挥之不去。
自己肯定是疯了,少年暗咬一口银牙,将那有些陌生的情绪压在心底,努力完成甲方交待给自己的任务,“发布任务……任务完成”如同魔咒般萦绕在耳边,云思霁整个人如同坠入五里雾中,越陷越深,无力自拔。麻木的如同一座杀人机器,消逝在双手上的生命,早已不计可数,少年愈加挺拔的身姿宛如尘封重启的宝剑,越发的耀眼锐利,也越发的,惹人忌惮。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兔死狐烹,鸟尽弓藏,他的优秀终于遭来无妄之灾,曾经培养他的甲方,此刻,却成了意图要他性命的刽子手,看着刺目的阳光倾洒而下,少年敛唇,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伤痕累累的身体依旧站的笔直,仿佛一棵击不倒的雪松,似是失去了耐心,甲方大手一挥宣布行刑,少年认命似的阖上双眸,应该很快的吧,刽子手的刀。这样想着的少年紧闭双眼,迟迟却没有疼痛传来,他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一抹雪白跃入眼帘,嘴角依旧是那淡淡的令人摸不透意味的笑容,一双琉璃眸子似笑非笑,“我说……这孩子,我保了……谁敢动他,便是与我为敌。”轻柔的声音,其中威胁的意味却不言而喻。
“又在想什么……有我这么帅的老公还不够吗?难不成……还在想你的甲方爸爸?”谙熟声线笼罩头顶,一双手环住颈项,白衣的男子丰神俊朗宛若当年,黑衣的少年嘴角也多了几分闲适的笑意,“没什么……墨枢,当初你,为何要救我?”“理由吗?没什么理由,我喜欢你,我心悦于你,算不算理由?”在那常年不见阳光的脸上偷的一吻,看着少年逐渐羞红的脸颊,被唤作墨枢的男子心情一片大好,琉璃眸子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抱着怀中的少年,脚下发力,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俱已消失不见,只剩竹叶风中起舞……












是余里太太家的儿子,两个都是!我是负责丢人的,余里太太超好,他家儿子也超好! @余里的雨伞鱼

迟到很久了的自我介绍×

这里长悦,常悦也行ww,称呼随意,本人不介意的w。
勉强算个新晋写手,偶尔画些毁三观的渣画,日常膜拜列表中的文手大大和画手太太们,感觉列表都是神仙,脾气很好,只要不戳雷点,平时都会很好相处的w,树洞什么的可以找我哦~
沉迷宝国无法自拔,还有工作细胞,血小板真可爱,医议微雷不强行安利的话可以吃,年长组稍雷,因为我更吃医患,不吃冬夜,安特库是我的!(bushi)可能皮英国皮久了本能讨厌弗朗西斯,所以不太能吃得下法英。但吃法贞,拒绝月法,拒绝菠萝,来了我榨汁喝(???)
偶尔玩玩游戏啦,刀剑婶婶非到家了,不过已经佛系锻刀惹,当然咕哒子也非到家了,yys也是,怎么说呢凭运气抽卡的游戏我好像手气都不怎么好……楚留香吃武当内销,武华,华武,暗华,云暗,暗云,(扳手指头算)没什么雷的,都可以吃,二师兄和方思明都在我怀里(bushi)每天努力赚钱嫖师兄系列日常~
语c狂热爱好者,沉迷其中,凭着莫名的责任感坚持到可现在×,APH主皮亚瑟,宝石之国主皮露琪爾,海囚主皮Reficul,宝石之国原创则是我家大女儿芙洛瑞特(紫萤石),地狱冥府,病院斗罗大陆以及各种原创世界观的语c群都有掺合,总之在这方面抱着很高的积极性呢!
喜欢唱歌,虽然被吐槽说除了宝国第八集ED其他歌都跑调(那是因为我爱安特库小天使嘛)教难一点的戏腔勉强可以驾驭,但如果说模仿天依或者乐正绫的话那还是心疼下我的嗓子吧orz,最近在学草木和清风故人来,先心疼下被温情令折腾的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魔道祖师,然后争取瘦下来出一次安特库小天使!
差不多就这样了,是个话废颠三倒四说了一些,如果能看上眼的小可爱欢迎扩列~

宝石之国原创联文

接上 @鹿取 文笔依旧我流丑陋,其实我完全没把握,我尽力了。












芙洛瑞特讨厌社交,这也是她认识埃莫洛德之前的状态,她认为一群人在一起不知道对方真心的对话,感觉虚伪又恶心,埃莫洛德听了她的言论,微笑着摇了摇头,绿色的长发顺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成一片绿色且温柔的海潮,“你太偏激了,小氟,人和人之间并不想你想的那样,也是会有真情存在的哦。”她不信,埃莫洛德保证,她会走出去,然后发现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并没有那么可怕。

事实证明,他说的该死的对。

在埃莫洛德走后,他一度认为他是错的,并恢复了以往冷漠抗拒社交的模样,任何人靠近都会被他竖起的尖刺刺伤,也渐渐没有人再愿意去靠近他,但在遇见拉利玛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和她拥有同样的痛苦,但是她却可以以温柔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即便是在公司最危险的那段时间,有很多伙伴离开了他们,她依旧温柔的微笑着,海蓝色的长发如同真正的海洋一般将他包裹着,抚慰着那颗在失去埃莫洛德以后惶恐不安的内心,他也曾询问过,她秉承着一直温柔的微笑对他说,“总要有一个人先打起精神来抚慰大家……总是沉浸在过去可不好哦。”和她共事,到和她同居,受着她的影响,芙洛瑞特也逐渐变得温和,脸上多了些笑影,那个时候他觉得,埃莫洛德说的,可能,是对的。

然后啊……意外就发生了。

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久到让芙洛瑞特已经模糊了那段时间的记忆,他甚至忘记了拉利玛是怎样离去的,只记得她保留在自己眼中那抹温柔的湛蓝色,他说过,会替她保护好这颗眼睛,会替她看这个世界,会替她成为她想成为的人。

他做到了。

就比如现在,和一群完全陌生的人在派对上交谈,虽然只是流露在表面的从容,他也做得尽量完美,像她一样,虽然有些人对于他不同颜色的眼睛表示好奇,但他总是礼貌疏离的笑着,并不过多解释,酒过三巡,肴过五味,酒酣耳热之际,众人之间的谈话也少了几分拘谨,芙洛瑞特还是有点不能适应这种气氛,从刚好结束的谈话中抽身,转眼便看见主管珂坎赛特,和她交谈的那个人,不就是上次撞到自己的那个小鬼吗?他们好像很熟的样子,酒杯晃动,琥珀色的酒液映照出一双异色的眸子,扯了扯嘴角,朝着那两人走去。

“哟,珂坎赛特……这次HNKO是你带队吗?”“别那么没大没小,斯塔尔……不过没想到你会来这边,你觉得IDT更适合你吗?凭你的成绩……来我们这边也没什么问题吧?”“哈……但克里斯在这边啊,我想着在这边可能工资会比较高一点嘿嘿。”“你……你这家伙……”“啊……姐,那个姐姐是来找你的吗?”斯塔尔成功转移了珂坎赛特的注意力,这可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他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之前克里斯总不允许我喝酒,这次他没理由拒绝我吧?这样想着的大男孩偷乐着多喝了几杯,却不知道这种酒的后劲很大,喝醉了的坏处就是,他没注意到克里斯·特尔怀特一脸不善的站在他不远处看着他喝酒,看见他喝醉,万年冰山面瘫总裁大人叹了口气,拖着斯塔尔提前退场了。

“珂坎赛特前辈……刚才那是,熟人吗?”“是的……是弟弟,沙法尔·斯塔尔,这小子,非要到IDT工作……我也拿他没办法。”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抬眼看着眼前的人,珂坎赛特收敛好之前的情绪,拢了拢头发,觉察到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疲惫,忍不住开口道,“芙洛……你这几天,也没有好好休息吧……也不要那么拼命啊……身体比较重要。”“我没事的呢……前辈。”如果不这样拼命的话,我想我会被我那无尽的思念先逼疯吧。虽然这么想着脸上却维持着一贯的温和,珂坎赛特前辈饱含担忧的看了自己一眼后便没再开口,看着眼前形形色色穿梭如织的人流,心下不由得升起一丝烦闷,穿过人流,好不容易走到露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让一直处在压抑紧绷状态的神经稍作休适,本以为众人应该都在里面享受派对,却没料想在露台上遇见另外一人,这倒也是稀奇,难道有人跟我一样无法忍受这烦闷的派对吗?缓步踏上露台,任凭夜风吹拂着发,微凉的夜风驱散了微醺的酒意,看见那道人影的瞬间,芙洛瑞特宁愿相信自己眼神出了差错,或许是听见身后的响动,有着绿色长发的青年转身,宛如当年般笑得温柔,“哟,小氟,好久不见。”他这样说。

在失去了埃莫洛德一年零一个月十一天以后,芙洛瑞特再次找到了他,曾经的挚友,和爱人。

埃莫洛德觉得自己挺惨的,自己只是出来吹个风,却被曾经的女友拽住拖到一个阴暗的角落,他相信现在即使自己呼救也不会有人听见,虽然自己并不会那么做就是了,说起来也很久没有见小氟了,没想到她居然会在HNKO的交换人员当中,小氟,变得优秀了呢,也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不是当初那个抗拒社交的小丫头了,这样想着的埃莫洛德任凭芙洛瑞特拖着走,嘴角依旧是惯例的笑容。

没日没夜的工作的确限制了芙洛瑞特的体力,虽满脸潮红但眸子依旧明亮,看着眼前失而复得的人,一时半会却不知如何开口,埃莫洛德保持着微笑,看着眼前的青年,芙洛瑞特伪装的坚强终于破碎,泪水模糊了焦距,眼前的人变成了一片模糊的绿色,宛如那片碧绿的温柔的海潮,曾经给予过自己温暖和勇气,让自己敢于面对其他的人,但,“你为什么要离开……你明明说过的……说好的……为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积蓄在心底的情绪在一瞬间点燃,一时失了方寸的捶打着对方,断断续续的声音略显尖刻,泪水沿着眼眶滑落,谙熟声线自头顶传来,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最初,“因为小氟已经变得优秀了……已经不需要我的陪伴了,所以,我就离开了。”

泪水再一次滑落,而那个愿意为她拭泪的人,早已不在,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凝结,曾经最熟悉的声音,此刻所说的话,却宛如凌迟的刀,一点一点刻在心口,不需要么,自己也不知道究竟需不需要,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静而自制的响起,“是我失礼了,IDT的埃莫洛德先生,希望我刚才的行为不会影响您对我们HNKO公司的判断,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先告辞了。”擦去了眼泪,并相信自己不会再流,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仪表,眼眶虽然微红,腰杆却像男孩子一样挺得笔直,过去的一切已成过去,未来的未知仍在等待,沉浸在过去中是没用的,应该,向前看。

芙洛瑞特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可能他将心中的情绪都溶解到酒中了,纵然喝了不少,依旧保持意识清醒,恍惚间有低哑声线在耳边响起,“你不会后悔么……假如有重来的机会的话……你会选择……”“后悔?”异色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礼貌而疏离的笑容刻在嘴角,“我从未后悔……就算重来一次……我也依旧如此选择……我选择的路,即便再痛再苦,也是我选择的,我,绝不后悔。”似乎在回答,似乎在告诫……






好了我知道我写的很糟,糟心的糟,感觉没有写出绿萤足够的虐,可能是因为我是亲妈,萤海已经够虐了,想让小芙洛休息一下,毕竟玻璃渣吃多了也会嘴巴疼……辛苦我家小可爱芙洛以及友谊客串的 @鹿取 家的珂坎赛特前辈, @Summer Bummer 家的斯塔尔,和 @🍥香糕糕🍥 家的埃莫洛德。接下来不管谁联文不许虐他了!我家芙洛够惨的了!!!!!!!!!!!!!